聯合報社論--總統民調下滑不是因為改革,而是執拗失衡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1-03 06:29:32
 聯合報3日社論--總統民調下滑不是因為改革,而是執拗失衡

 蔡英文總統的民意支持度繼續下滑。對此,蔡英文和媒體茶敘時說,她知道這是改革必須付出的代價,自己早有心理準備,但她要做「過去總統不敢做的事」。蔡總統的談話,一如她一向的風格,充滿自信與華麗的詞藻。然而,她顯然沒有面對自己民調下滑的真正原因,也無意反省五百多天來為何自己逐漸遭到民意拋棄。

 首先,蔡總統把自己民調下滑的原因全部歸諸「改革」,便顯示她對自己身為國家領導人角色認知的失衡。一個穩健的元首,對國家肩負的責任應該包括:追求發展、擘劃大政、依法行政、激勵人民、調解五院、化解危機等,透過多面向的作為,使國家政經社會在軌道上運作。但是,蔡英文卻將總統的職能簡單解讀為「改革」,一味想要矯正她不苟同的制度,這不僅太過窄化,也太過偏激。也因此,導致其執政失去重心與平衡。

 社論指出,其次,所謂「改革」,並不是一個標籤,也不是一張聖旨,更不只是一個願景圖像的描繪。政治或社會體制的改革,涉及了路徑的選擇、目標的設定、手段的輕重、利弊的權衡,乃至於誰得利、誰受害等複雜的選擇與計算。然而,蔡總統卻將目的、手段和選擇統統混為一談,以為只要揚起改革的大旗,就得四方臣民拍手叫好,全力擁戴。從蔡總統就任後的決策看,她個人的意志太強,她團隊的專業能力卻太弱,對於人民的不同意見更置若罔聞,缺乏溝通與回應。這當然導致民怨的上升。

 第三,蔡總統宣稱自己對改革導致民調下滑「早有心理準備」,這是一種華麗的遁詞,想要表現自己仍然信心滿滿,其實卻難掩心虛。她又說,自己要做「過去總統不敢做的事」,則是一種偏執的態度,等於向人民宣戰:「我不在乎你們的看法!」蔡英文上任後,一直在這樣的自信過人與強作鎮定之間往復擺盪:遇到民怨沖天,她就選擇神隱;等到火勢稍退,她又出來說些無濟於事的大話,卻不願意回應社會的呼聲,也不稍變自己的姿態。這樣的對策,其實早被選民看破,她卻視若無睹。

 社論認為,回顧一下蔡總統的改革,人民對年金的改革,確實是深有期待。然而,蔡政府大刀闊斧砍了公教年金,對更迫切的軍人年金卻畏首畏尾,對影響更廣大的勞工年金更顯得諱莫如深。原因是,蔡政府挑了最容易的下手,卻無法兼顧「社會平衡」,所以年金改革只做了半套,當然讓人民失望。再看司法改革,社會原本期待的是司法的公正、效率及現代化;但司改會議的結論,卻偏向「國民法官」制度的引入等枝節,與此同時,現實上司法濫權及雙重標準的事件卻層出不窮。試問,這樣的司改如何教人民信服?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