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任正非:莫讓奮鬥者心寒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09 00:34:05

 
 獎勵該如何分配
 
 童國棟:兩年六十天的條款,執行上有一個度的問題。發現有些同事確實是因為在艱苦地區或者在專案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造成了身體疾病需要休假,而且大家都能看到他們績效很優秀。這種情況下建議允許基層幹部給公司寫個特殊說明作為例外事項處理。
 
 任正非:我們可以變相處理,不要老是衝突公司的政策。各個基層部門只要你們集體評議了,這些優秀員工要進行保護,因為這些人是我們的寶貴財富,但是不能因為對這個人出一個特殊政策去普遍適應所有人,到時候我們就又沒有辦法制約了。
 
 童國棟:現在的分配都是一種事後分配制度,有沒有可能把這種激勵提前?
 
 任正非:我堅決反對年終獎的制度,年終獎制度是最落後的制度,要強調過程獎,及時獎。比如應有50%幅度的過程獎在年終前發完,沒有發完的,到年終就不發了,不給你了。這樣逼各部門及時獎。我們強調項目獎,過程獎、及時獎。
 
 童國棟:我們在實際操作過程是不是可以一步步的走?
 
 任正非:誰讓你一步步走,你走快一點,獎金有多大了不起,不就是發錯了,即便發錯了也只有一次。股票發錯了,就幾十年。獎金不要看那麼重。
 
 孔凡生:在人才招聘中我們發現外界對我們奮鬥者協議有些誤解,我們是否可以宣導一種以奮鬥為榮的文化。前段時間申請了奮鬥者,但不應該所有的申請者都應該被批准,應該有一定甄別。
 
 任正非:那你認為誰應該被批准,誰不應該呢?你舉個例子。
 
 孔凡生:只有在思想上認同,並且在實踐中踐行的而且有成果的才能夠被批准。不服從組織分配就應該考慮能否成為奮鬥者。
 
 任正非:批准不批准並不重要,不因為批准了就等於一定要享受權利,你有了這個門檻的條件,但不等於你就可以享受,還要看你的現實表現。批准並不重要,重要是踐行。踐行是在每個階段看,你如何能知道他一輩子都能踐行呢?因為還有幾十年的長度,但每個階段都有管理考核。
 
 陳新志:目前12級及以下的員工主要是分佈在交付體系,激勵方式主要以短期激勵為主,以工時制為基礎,算出來多少就發多少,我們已經延續了很多年。在長期激勵方面考慮的比較少,過去有10%的班組長會有一些獎勵配股,去年五百股和一千股,今年變成了三百股、五百股。
 
 任正非:獎勵配股不在此列(飽和配股)。獎勵配股也要改革,原來的政策要做一些維護。不能因為拿了五百股,就放棄加班費,放棄很多收入,就吃虧了。為什麼要讓幹了活的吃虧呢,幹活的人就應該要拿好處,要打的是不幹活的人。
 
 陳新志:12級及以下也有維修工、測試工,是我們的骨幹。
  
 任正非:骨幹就多給他一些獎金就好了。不要加班工資他是不是收入會減少呢?加班就應該拿加班的錢。我就不贊成義務這個詞,我認為我們的價值觀,就是國家的價值觀,“各盡所能,按勞分配,多勞多得”。不勞就不得。
 
 但是不勞不得也是有局限性的。剛剛有人提到退休的員工就不拿分紅,他雖然現在不勞了,他也要得到啊,因為他曾經奮鬥過,你也會退休的呵。
 
 陳新志:目前十二級以下員工的加班費占總收入的40%~50%。
 
 任正非:挺好的,他們滿意嗎?不滿意還要改革。總言之,我們賺的錢都想分給大家,但問題是怎麼分。怎麼合理的分配,我們今年先討論奮鬥者的分配問題,以後還會端到端的全流程打通,建立正確的分配體制。
 
 以奮鬥者為本
 
 胡賽雄:配股沒有週期限制的,我想這是很大一部分的惰怠產生的原因。為什麼不給每次配股賦予時間週期呢?
 
 任正非:在我們體系、制度、方法不完善的時候,難免做了很多錯的。我們一步步的改,但不會激進的全面改革,希望新制度推出來時,我們在座的人帶頭踐行,使得公司有合理的分配機制。
 
 以奮鬥者為本,就是你只分享你貢獻的一部分,你總要交一點出來,所以公司不管如何提高員工收入,是不會出現財務風險的。現在調整的過程中有難題,就怕我們左一陣子,右一陣子。出現這些問題希望通過溝通妥善合理解決。
 
 李傑:老闆您提到的通過批准因為工作過度勞累而身體不好的奮鬥者用出差的方式休養,這是不是太靈活了?
 
 任正非:在公司確定以奮鬥者為本的時候,就要想到有人會累垮,我擔心我們以奮鬥者為本的文化,沒有一個出口,員工會累壞的。這些在重大工作,重大專案,付出了超勞動的人,如果有正確的考勤,他們會有足夠的假來換休的。希望大家能理解。
 
 我們不能對過去的英雄關懷,我們就不能有英雄輩出。但對英雄的關懷,不等於我當了英雄,我就可以惰怠了。如果說是奮鬥的人,我們要保護。這個我們只給人力資源委員會授權,但人力委員會的眼睛可能看不清楚那麼多,現在大家來看這個問題。有人確實是這樣子了,我們要多多保護。不要有些人得了多次瘧疾了,我們都不關心。
 
 李傑:如果碰到確實有一部分是奮鬥者員工,或者長期在勞累的崗位上需要進行調整,我們能不能考慮不通過休假、出差等,我們能不能授權給一線的團隊,在一定的範圍內給予調整的機會。由一線的團隊靈活地根據一定的原則來把握,來處理這個矛盾。
 
 任正非:我不是強調一線員工,一線員工我們管理者要合理地分配工作量。我是強調我們的骨幹員工,強調的是高層管理者,那麼多年奮鬥積累了很多疾病這個問題。一線員工要適可而止,沒有叫你成天踩地雷,你見著地雷為什麼不繞著走,為什麼要踏著地雷往前走呢。
 
 只有骨幹員工長期衝鋒,時間太長,彈簧壓縮的時間太長,恢復不了彈力了,這個授權人力資源委員會。一線員工剛剛開始衝鋒,怎麼可能就積勞成疾呢。我是發自內心講的,我們在逼著全體人奮鬥的時候,我們要保護一部分奮鬥者,他們不至於會被傷害掉。
 
 徐赤:公司的老員工很多,對老員工配股配得多一點,建議老員工適當降一點股份,這樣的話對努力奮鬥的、績效優秀的新員工是一種激勵。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