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55期/美國務院檔案中的二二八與達姆彈/黃種祥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05 22:19:43
 每年到了二二八,煽動挑撥族群情感的政治性言論就會充斥社會。2月22日,國史館館長吳密察表示,對美國檔案中提到陳儀部隊使用達姆彈一事深感遺憾。其實,美國國務院台灣密檔(以下稱台檔)開放已久,並無新意。

 吳密察所提的檔案編號894A.00/3-547,名義上是由駐台北領事布雷克(Ralph J. Blake)所發,但撰稿人是副領事葛超智(George H. Kerr)。其代表作《被出賣的台灣》以描述陳儀政府在台灣的貪腐暴政,以及二二八事件中民眾遭軍隊屠殺的情景聞名,他責備美國政府出賣嚮往受其統治的台灣民眾。這本書早年在海外的影響既深且廣,1970年代許多台灣留學生受其影響,紛紛投入台獨運動。

 二戰中的葛超智

 日據時期葛超智在台任教,實際上擔任情報員。與他關係密切的黃紀男在自傳中提過,後來他夏威夷大學的同事鄭良偉也表示,葛超智親口承認。陳翠蓮、朱浤源等都提出過葛服務於情治單位的證據。

 珍珠港事變後,美國國防部遠東戰略小組推動「X島」專案,決定攻占台灣,並在戰後以「國際託管」實際控制。為了占領後順利統治,訓練行政軍官與翻譯高達二千人,受訓單位設於哥倫比亞大學,葛超智與後來的民主黨議員裴爾(Claiborne Pell)都是其中成員。

 但海軍這項計畫與麥克阿瑟的跳島戰術不合,最後羅斯福總統裁決採用陸軍的主張,攻占沖繩。原本準備接管台灣的訓練計畫只能取消,讓已投入大量時間、人力與物資的海軍極為不滿。戰後,葛超智在美國駐台北領事館擔任副領事,扶植黃紀男等人成立「台灣青年同盟」,致力進行台灣託管運動。

 黃紀男自傳中提到,他與鄭瓜瓞、莊要傳、陳瑞謙等人成立「台灣青年同盟」,初期僅是周末相聚暢談時政,表達對陳儀政府的不滿;莊要傳則表示,早期他們活動目的並非台灣獨立,而是由聯合國託管台灣。當時聯合國甫成立「託管委員會」,國際上便傳言,美國擬託管太平洋上所有主權不明確的島嶼及國家,以形成對蘇聯的防線。此種主張受到蘇聯、英國等反對,連韓國也不接受,在台灣亦未受重視。

 台灣青年同盟後改組為台灣再解放聯盟,由廖文毅擔任領導人,成為最早的台獨團體,固定向美國國務院報告,經費仰賴默許下的台日走私。台檔提及負責聯繫的代表就是葛超智、救濟總署的佩因中校及新聞處的卡托。

 葛超智與二二八

 二二八發生後,葛超智多次向美國駐南京大使館報告:陳儀政府未遵守與人民的約定,不值得信任;二二八處委會匯集了所有台灣專業領袖,充分代表民意;並以軍警使用達姆彈及民眾的期望為藉口,希望美國政府介入。3月10日報告,葛超智更直接表示,台灣50多個機場與現代化海港都可成為美國的戰略資產。

 布雷克對葛超智的報告內容無法同意,提呈報告時特別加了一段附註,表示在「維持關係」的壓力之下,不能對報告做大幅度修改,但其內容明顯有問題。代理大使白德華(Butter Worth)轉呈國務院時,也表示對葛超智報告的不信任。

 美國大使館命葛超智到南京解釋,經調查後向國務院表示,葛超智對於「目前陳儀政府繼續在台灣執政,似乎越來越難有冷靜、公正的評論。」等於對他的能力做了不適任評價,導致葛在5月中被送回美國,並被剝奪公職身分。接任布雷克的新領事克倫茲(Kenneth C. Kerentz),上任後調閱葛超智的報告,認為他的文筆很好,但太過感性,內容問題多,尤其拿二二八來對比美國獨立革命,根本胡說八道。

 卜睿哲在2007年表示:《被出賣的台灣》並非一本嚴謹的學術著作,葛超智在二二八事件當中,扮演的是「當事人」而非「觀察者」角色,立場並不客觀。朱浤源撰寫多篇論文,探討並抨擊該書中大量的刻意錯誤及偽造史料。許雪姬認為:「George Kerr一生都在推銷其『台灣託管論』,並非他獨愛於台人,實以美國利益為出發點。」陳翠蓮亦表示葛超智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美國利益,「與其說他是同情台灣人,不如說是關心美國利益才更符合事實。」

 葛超智建議占領台灣

 被送回美國後,葛超智對台灣的歸屬念念不忘。他致函遠東司,表示台人一直羨慕菲律賓能成為美國的屬地。建議以公投方式,在台灣成立一個可以執行「美國方案」的自治政府,進行「現實政治」,另設「軍政府」控制島上機場及基地;盡可能安排大量華裔美國公民擔任顧問,只要先承諾將來會舉行公投及美國人撤退,便能將國內及中國的批評減至最小程度。

 不久他再次投書建言:宣布(台灣)是一處特別經濟及政治實驗區,「條約未訂」期中,我們保留軍事的控制,但予台灣人以最大的自由,選出自己的政府…如果我們能把台灣加上菲律賓,列入我們從屬的民族目錄,進入一個民族自決的新時代,一旦民主與極權世界要做最後攤牌,我們這方就增多一塊陣地。

 同年12月,葛超智又致函無任所大使約瑟普,表示美國對台政策要不是全面放手就是全面干預。他提出明定特定年數,在託管下建立台灣地方自治政府,並與東南亞反共國家,再加上已由美國占領的菲律賓、沖繩、日本組合成經濟聯邦,「尋求一種支配整個亞洲的不同方式」。

 達姆彈是誰製造的?

 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中,有本被達姆彈擊中的厚重醫學書籍放在展覽區,作為陳儀政府使用國際公約禁止的武器,來傷害台灣民眾的證據。這顆子彈是由與葛超智一起負責「台灣青年同盟」的佩因中校所提供。他說他目睹「中國一輛軍車在台北通過所發射」,馬上交給美國領事館。接著葛超智就在3月5日作為報告內容,發文給南京大使館,表示台灣軍警使用國際禁止的子彈屠殺民眾;3月7日的報告中,再次強調軍警對民眾使用此種彈藥。

 此顆子彈並未傷人,巧妙地打在一本厚重的書籍上,子彈也完好保存,實在完美至極,鐵證如山。但姑且不論3月5日國軍尚未抵台,警察配置達姆彈根本不可能,綜觀整個二二八事件,除這項「鐵證」之外,未有其他使用達姆彈的案例,國軍也沒有裝備此種子彈的紀錄。黃彰健院士更明白表示,當年中國兵工廠並無製作達姆彈的能力。這顆來源不明的彈頭,是否可以合理懷疑,根本是葛超智與佩因製造,用來誘使美國政府介入二二八事件的藉口?

 台檔中的二二八

 綠營學者不願提及,台北領事布雷克另外還報告:處委會提出的32條要求,包括警察、軍隊全部繳械、政府命令必須先經過處委會、台灣駐軍全部改為台人等,「不會被任何擁有主權的國家接受」。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波利論壇報》雖在3月31日大幅報導「中國軍隊鎮壓民眾的暴行」,但也認為32條要求「近乎獨立」,超出政治改革的範圍。

 陳翠蓮表示,美國政府在二二八事件中的態度,基本上謹守不介入的原則,儘管曾私下表示關切,並提出備忘錄建議蔣中正,但副國務卿答覆議員鮑爾的函件中,確實表達了美方遵守開羅宣言,無意提出抗議或介入的立場。魏德邁將軍更直接認定二二八是叛亂:

 「從民眾摧毀的巨大財務損失(價值十億台幣,如以1947年的匯率計算,折合兩億美金),和眾多死傷的外省人(超過一千人),以及要求政府軍隊解除武裝,和任由暴動集團重建台灣政府行政組織等角度來看,此次事件很明顯地具有叛變的特性。」

 自現任館長上任後,國史館檔案便禁止中港澳學者閱覽,本地學者也需經繁複手續。後來雖略有改善,但申請原檔影像一頁要20-300元,形同拒絕研究者利用國史館檔案。國家檔案局申請原檔僅需一頁2元,但本人於去年9月提出申請,至今已過半年,仍未通過審查,實不解政府對70年前史料控制為何如此嚴格?

(作者黃種祥係中國文化大學史學博士)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