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雜誌381期/你的未來履歷表 用AI挑戰300萬年薪

國際大廠投資、政府加速動員 台灣AI人才培育熱起來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06 20:24:19


 有「BAT」稱號的中國三強—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為了挖角美國頂尖AI人才,不只提供天價薪資,騰訊更在西雅圖直接設實驗室,方便鄰近的微軟人才跳槽。

 Gartner副總裁暨傑出分析師大衛・西爾利(David Cearley)觀察,中國正傾國之力發展AI、爭搶人才,語言相通的台灣人才,很有可能是他們下一波的爭搶目標。

 「政府應該想辦法和世界爭搶人才,不是只把人才留住,」有「機器學習之神」稱號,自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借調到沛星互動科技,擔任首席資料科學家的林軒田強調,全球人才高度流動很正常,台灣應該反求諸己,看看制度是否能吸引國際人才。

 也有另一股聲浪,呼籲台灣可仿造加拿大,打造AI人才聚落。為什麼是加拿大?

 韓國資通訊科技發展中心追蹤各國2005年至2017年9月間AI專利申請件數後,於去年年底發布報告指出,美國數量居冠,中國排第五,加拿大第八,台灣第十。

 緊鄰美國的加拿大,就算在Google、微軟、亞馬遜、臉書、英特爾、IBM六強砸錢、挖人下,依然保有強勁競爭力。

 AI人才爭奪戰 台灣非處劣勢

 「加拿大為什麼在這波AI熱如此重要?因為這波AI熱和『深度學習』有關,」游直翰觀察,Google Brain副總裁、有「深度學習之父」稱號的傑佛瑞.辛頓(Geoffrey Hinton),和深度學習三巨頭之一、微軟AI研究顧問約書亞・班吉歐(Yoshua Bengio),目前分別在加拿大的多倫多大學、蒙特婁大學任教,撐起加拿大AI學術重鎮地位。

 但這些專家並非因為發現深度學習熱潮後,才競相投入,反倒是耕耘20年以上,「數據足了,電腦演算能力夠好了,演算法也跟上了,才有現在的AI熱,」趙質忠分析。

 游直翰指出,台灣在AI領域未必要有很大投資,有時候單單幾個人才,就能發揮影響力,「人不需要很多,但要有一些傑出的人、傑出的想法、傑出的方向。」

 尤其目前大眾媒體較少提及的「支持向量機」(Support Vendor Machine,簡稱SVM)演算法,極其複雜、困難,但台灣卻在此領域,領先全球。「深度學習之於加拿大,就像SVM之於台灣,」游直翰比喻。

 在SVM領域,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林智仁已是全球知名學者。大學時期曾和他一起做研究的林軒田回想,一開始沒錢、沒場地,只有幾個懷抱熱情的窮學生和窮學者。

 「我們的實驗室只有這間會議室的1/5大小(約不到一坪),」2000年前後,正是機器學習從萌芽到成長的階段。林軒田描述,AI在當時「不新不舊的,大家都覺得很有機會,但又不確定。」

 困頓的物質條件下,林軒田、林智仁等人,仍咬牙把SVM第一版軟體開發出來,才造就今日台灣的領先。

 看看當時,想想現在。在杜奕瑾、孫基康、游直翰、林軒田等人才陸續把美國經驗帶回台灣的同時,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找來「Google大腦之父」吳恩達,於2月初宣布五年內投入100億元,加速推動AI在各種製造業的應用落地。這讓此刻的台灣等同握有一手好牌。

 不禁想問:加拿大能打造頂尖AI人才聚落,擁有更佳硬體製造業經驗的台灣,為何不能?  
【中央網路報】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