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音樂終止音樂運營 音樂三強版權已基本實現互通

http://www.cdnews.com.tw 2018-03-07 15:54:21
 剛剛進入3月,數位音樂平臺產業便頻頻傳來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騰訊音樂和阿裡音樂率先實現版權互換合作而在三大音樂平臺中處於被動位置的網易雲音樂突然發力,宣佈已和擁有S.H.E組合、林宥嘉等一線歌手的臺灣著名唱片公司華研國際達成戰略合作,獲得後者旗下音樂曲庫的授權。就在同一天,曾經風光無限、因2016年9月成功掛牌新三板而成為中國大陸“音樂第一股”的多米音樂卻黯然引退,該公司已於2月14日申請終止掛牌,伺服器也於2月28日下架,從此終止音樂業務運營,目前其官網已無法打開。3月6日,網易雲音樂再度出手,于昨天與阿裡音樂共同對外公佈,雙方已達成音樂版權互相轉授權的合作。一方面是強強聯手共謀發展,一方面是弱勢平臺慘遭淘汰,可謂幾家歡樂幾家愁。看來中國大陸數位音樂平臺市場正面臨著新一輪洗牌,未來的發展格局也已初見端倪。

 華誼兄弟、黃渤一度為多米音樂股東

 北京青年報報導,據瞭解,多米音樂的前身是彩雲線上,於2010年5月由奉佑生、許琳共同出資創立。從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樂先後拿到了來自A8音樂、華誼兄弟、磐石資本等業界大牌公司的超億元人民幣投資,著名演員黃渤也一度是其股東。轉折發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許琳兩位創始人分別將其持有的公司註冊資本和股份轉讓出去,徹底退出公司;之後,奉佑生帶領團隊開發出如今在即時直播領域頗具號召力的產品映客。更大的衝擊則來自2015年7月國家版權局下發的有著“史上最嚴版權令”之稱的《關於責令網路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該《通知》要求無版權音樂作品要在當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線。此次音樂正版化的高歌猛進促使中國大陸數位音樂平臺開始了首輪大規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樂平臺紛紛關張。據相關調查資料顯示,數位音樂平臺的市場規模由原本的400餘家中型音樂網站、1000餘個提供音樂下載的小型個人主頁,在這一年銳減到僅剩16家中型音樂網站。

 多米半年虧損三千萬,無力買版權

 隨後的兩三年間,這個終於走上正規發展之路的市場不可避免地迎來了激烈競爭。競爭促使資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騰訊音樂、阿裡音樂、網易雲音樂三強鼎立的局面。三巨頭都以購買獨家版權內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庫作為主要競爭手段。有雄厚資金支持的大平臺開打版權戰,而像多米音樂這樣沒有靠山的音樂平臺就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了。從多米音樂的公開財務報告可以看出,其實該公司從2014年就開始處於虧損狀態了,2017年上半年的淨虧損額已高達3476.81萬元。多米音樂高管去年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哀歎“版權已經買不起了”——因為多米音樂的主營業務就基於音樂版權,而產業巨頭們不惜成本的版權大戰是多米音樂這種級別的公司根本無力應對的。很多失去版權的歌曲被迫下線,可聽的歌越來越少,必然導致用戶大量流失。據2017年7月時的統計,多米音樂當時的月活躍使用者數僅剩397萬,與騰訊音樂旗下的酷狗音樂2.17億月活、QQ音樂2.05億月活、酷我音樂1.07億月活相比幾近於無。

 資深樂評人盧世偉認為,多米音樂的倒下可以說是大勢所趨,與它同等級別的數位音樂平臺也將面臨生死考驗——生存空間勢必越來越小直至消亡,預計未來比較長的一段時間內,這個市場都將歸屬於幾家巨頭之手。“在激烈競爭後市場逐漸集中符合產業規律,比如去年火爆非常的共用單車,一通混戰後現在也只剩下兩三家最有實力的大公司。對普通樂迷來說,這種優勝劣汰其實不失為一件好事,畢竟大家聽歌也要圖個方便,總不能一部手機裝上好幾個音樂APP。當版權集中到少數幾個平臺手中時,我們只需最多兩三個APP就可以聽到所有自己想聽的歌,何樂而不為呢。”

 音樂三強版權已基本實現互通

 與此同時,數位音樂平臺三強在國家相關政策的引領下,正在逐漸從競爭走向合作。去年9月,國家版權局先後約談了各家音樂平臺及唱片公司,明確要求音樂平臺“避免採購獨家版權”、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網路音樂服務商獨家版權”,從官方層面禁止了版權壟斷的發展模式。幾大音樂平臺對此可謂反應迅速,數日後騰訊音樂就與阿裡音樂簽訂了將各自獨家版權互換共用的戰略合作協定,將各自原本獨家代理的幾家唱片公司音樂版權轉授給對方使用。歌迷們很快就驚喜地發現,他們既可以在騰訊旗下的QQ音樂聽到李宗盛、五月天,也可以在阿裡旗下的蝦米音樂聽到周杰倫、蘇打綠,而不用在各個音樂APP之間“轉換奔波”了。今年春節前,網易雲音樂與騰訊音樂就版權合作事宜達成一致,相互轉授權的音樂作品達到各自獨家版權數量的99%以上,並商定進行音樂版權長期合作。昨天網易雲音樂又與阿裡音樂達成轉授權合作協定。三強的音樂版權至此已基本實現共通。

 初期比闊氣買版權 未來拼服務拼原創

 娛樂產經新媒體“一米觀察”的創始人王毅對音樂三強的做法表示認同,並點出了下一步的發展方向:“在近兩年的音樂版權爭奪中,誰能成為贏家的最主要因素在於錢,也就是誰的資金實力更強,誰就能獲得更多版權,尤其是優質的獨家資源。但充足的版權只是音樂平臺在初期吸引使用者的關鍵要素之一,若想後期繼續保證用戶黏性並擴大規模,就必須要能提供全面、周到、個性化的服務。”各家音樂平臺對此亦有共識,阿裡音樂CEO張宇宣稱阿裡音樂未來的發展方向是“廣積糧,不築牆”,與業內達成和諧共榮;網易雲音樂相關負責人也表示,他們已深知版權不再是音樂平臺的主要競爭點,今後需向優化服務、延長產業鏈等方面著手。

 在全新經營思路的指引下,三強紛紛使出奇招。如騰訊音樂不久前與索尼音樂娛樂公司合作推出電子舞曲音樂廠牌Liquid State,開始向產業上游的音樂製作、藝人經紀等方向延伸;網易雲音樂進一步推進早在2016年年底打造的“石頭計畫”,希望為自家扶持更多有實力的獨立音樂人;阿裡音樂旗下的蝦米音樂除有著同樣著力於扶持獨立音樂發展的“尋光計畫”之外,還推出了開展線下演出的“Music+計畫”。從起初單純只會比闊氣、擲钜資買獨家版權,轉向拼服務、拼原創音樂資源。這一令人欣喜的轉變想必將推動中國大陸數位音樂平臺走向一條更長遠的可持續發展之路。(沈容編)
【中央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