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峽視點

中國時報社論--就讓蔣介石入土為安吧

2018-03-09 06:47:10
 中國時報9日社論--就讓蔣介石入土為安吧

 228紀念日,前總統蔣介石靈柩遭獨派青年潑灑紅漆,引發「潑漆循環」,統派人士也向獨派象徵意義場所、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等地潑漆報復,令人感嘆,台灣何時淪落到「漆漆慘慘漆漆」的處境。

 姑且不論歷史正義由誰說了算,從事實面而言,「第一桶漆」是獨派團體先向部分國民的「精神指標」蔣介石靈柩潑出,後續漫開的潑漆大戰是以彼之道相還。就此而言,潑出第一桶漆的團體要負始作俑之責,尤其侵犯往生者靈柩,極不厚道,觸犯台灣長久以來「人死為大」的基本禮俗。

 社論表示,放任「第一桶漆」潑出的國防部與後備指揮部難辭其咎,228向來是獨派人士攻擊蔣介石意象處所的高峰期,慈湖陵寢是蔣介石意象指標中的指標,等於常識的事,國防部卻不能預判於先周全警戒,事發時讓潑漆者如入無人之境,等於束手旁觀,當然招引統派人士質疑蔡政府蓄意縱容。後備指揮部無能、國防部輕忽,陷蔡英文總統於不義,必須追究失職之責,以昭公信、以正視聽。

 實質上的第一桶漆,確實是獨派人士所潑,但歷史上、精神上與意識形態上的第一桶漆,卻早已漫天飛濺,源頭難分,糾結成不同意識形態的兩邊,拿著各自的神主牌相互擊打,不僅入土者難安,活著的人也難安,整個台灣被拖進意識形態的焦土。再不思考如何走出這樣的焦土戰,就只能永遠地沉淪在悲情地獄中,受仇恨之火永恆燒灼。

 社論指出,該怎麼做呢?第一件事,應該讓蔣介石入土為安。不管是移靈到空軍公墓,或遷葬奉化溪口老家落葉歸根,慈湖陵寢這個過渡性停柩的安排,必須早日得到終局的解決,不要再讓慈湖陵寢年年成為被侵擾的標靶,這是蔣家後代對先祖的道德責任。

 第二件事,是讓蔣介石自己說話,為他自己的歷史功過自辯。首要的事,是讓「蔣介石日記」出版,在這一點上,蔣家後代的表現實在令人搖頭。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曾以4年時間,詳讀從1945年抗日勝利到1949年大陸淪陷的「蔣介石日記」,將重要內容逐日摘錄並加註解,名曰《蔣公日記.郝柏村摘註》,1年1冊,共5冊,已印刷完成。卻因蔣家人的自家心結,部分蔣家後人揚言提告,令此書無法出版。蔣介石58年的日記保存在美國史坦福大學,只能供個人閱讀,徹底還原蔣介石生命歷程的日記,出版遙遙無期。

 社論中說,部分蔣家後人師心自用,僅因私人情緒卻讓先祖羞辱難以昭雪,歷史真相難以公布於大眾,於蔣介石是為不孝,於國家歷史可謂不忠。中國現代史至今仍迷霧重重,早日出版「蔣介石日記」,將有助於歷史公案的釐清。蔣家後人以私害公,政府應立法賦予國家對已故元首日記、檔案的「代位出版權」,有權強制出版、公布。

 更重要的是社會看待歷史的心態,台灣人民不要被政治人物拖進無意義的情緒黑洞裡,要知道,今天許多人所爭執者,都是幾十年前的陳年往事。不是說不需要去理解歷史、還原歷史,而是不該用自己偏狹的情緒,甚至是政治利益去操弄悲情。

 社論認為,不妨從兩種極致的假定來看,就算硬要說蔣介石是「殺人魔王」,但現在經過民主洗禮的國民黨也早非當年的國民黨,民進黨在228時根本還不存在,誰有資格拿228當自己的悲情資產,去清算「今天」的對手政黨?

 同樣地,若真把蔣介石視為「民族英雄」、「世界偉人」,那麼也要想想,對於把後半生傾注於經營台灣的蔣介石來說,今日此時,會讓他感到傷心難過的,究竟是他的靈柩被潑漆?還是今天國民黨人加入台灣的自我撕裂?曾有學者探究蔣介石晚年相關文件,尤其在台灣退出聯合國前後與美國交涉,於台灣布局對策的歷程,而將蔣介石定位為「意外的國父」,國民黨人不能忽略這段史實。

 社論強調,蔣介石對台灣有功有過,如同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乃至於今天的蔡英文,都必然有其功、有其過。至於功過何者為大,應交給歷史說話,不是讓今天活著的人拿著死去的人的功過,當作政治鬥爭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