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資法規

大陸A股退市製度具體實施規則將製定 兩大細節待解決

2018-03-08 14:17:12
 一直以來,A股市場退市製度不完善,指標相對單一、退市率整體較低飽受詬病。今年的兩會前,為進一步完善上市公司退市製度,強化證券交易所一線監管職能,證監會擬對《關於改革完善並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製度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退市意見》 )進行修改,並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代表委員們認為,應當實行嚴格的退市製度,發揮資本市場的合理定價功能。

 交易所一線監管職能加強

 經濟參考報報導,更嚴格的退市新規即將出臺。證監會宣佈就修改《關於改革完善並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製度的若干意見》公開徵求意見。證監會表示,此次修改旨在進一步完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的內容,提高規則的可操作性,強化證券交易所的一線監管職能。

 據介紹,此次修改內容主要包括強化滬深證券交易所對重大違法公司實施強制退市的決策主體責任,明確規定“上市公司構成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或者其他重大違法行為的,證券交易所應當嚴格依法作出暫停、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決定。證券交易所應當制定上市公司因重大違法行為暫停上市、終止上市實施規則”。

 在完善重大違法行為退市製度的同時,修改後的新規還將進一步加大對財務狀況嚴重不良、長期虧損、“殭屍企業”等符合退市財務指標企業的退市執行力度,促進上市公司不斷改善經營管理、提高資訊披露質量、提升公司治理水準,夯實內在可持續發展基礎,助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工作中,將指導滬深交易所進一步嚴格落實退市決策主體責任,切實加強退市實施工作的統籌協調,堅決貫徹退市製度的規範要求,採取有效措施,切實做到“出現一家、退市一家”,堅決維護退市製度的嚴肅性和權威性。

 大陸政協委員、證監會副主席姜洋3日表示,證券法賦予交易所權力,交易所加強一線監管。此次徵求意見結束後,交易所還會制定具體的規則,對重大違法做出具體的規則安排。他說,現在退市是多元化的指標,重大違法是在2014年完善退市的辦法中提出來的,這次是進行相關修改。

 代表委員發聲完善退市製度

 一直以來,A股市場整體退市率過低、炒殼賣殼投機風氣盛行,造成了市場估值結構的扭曲,這一情形飽受詬病,也是監管機構持續完善退市製度的原因。在今年的兩會上,代表委員們也紛紛提出要進一步完善A股的退市製度。

 大陸政協委員、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謝衛在其提交的《關於新時代建設資本市場強國的建議》提案中表示,長期以來,大陸的退市製度指標較為單一,主要以財務指標(包括淨利潤、營業收入)作為核心退市依據,儘管也有市場交易類和違法類的判斷指標,但在實際工作中很少運用。美國紐交所退市標準則更多地關注股票的流動性指標(比如,連續30個交易日股價低於1美元、股東人數低於400人、公眾持股量低於60萬股),這也是美股退市市場化程度更高的主要原因。截至2017年底,大陸僅退市109家,而美國百年來退市了3萬家。完善的退市製度,有助於市場形成優勝劣汰機制,從而使股指更有效地反映經濟發展的質量,發揮資本市場的合理定價功能。

 他建議,應當實行嚴格的退市製度。一是建立健全市場化、法制化、常態化的退市機制,通過修訂證券法、公司法、刑法等法律,進一步加大對上市公司的違法行為整治力度。二是在退市過程中加大對中小投資者利益的保護,推出與退市製度相配套的退市責任追究和賠償機制,特別是建立集體訴訟制度,鼓勵投資者維權賠償。三是加快完善退市製度的指標體系,更多地引入流動性等指標。四是嚴格落實企業退市責任,增加退市後重新上市的難度。

 大陸人大代表、深交所總經理王建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交易所對於加強退市態度非常堅決,只要達到退市條件會堅決讓企業退市。王建軍指出,退市製度改革是一個過程,當前退市製度在交易、價格等方面設置了退市指標,但作用未充分發揮。他呼籲,投資者不要冒險去投資爛公司。

 兩大細節問題仍待解決

 對於本次退市製度的完善,平安證券認為,本次修改拓寬了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內容。2014年《退市意見》明確上市公司因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暫停上市、終止上市的具體情形,及相應的終止上市例外情形、恢復上市、重新上市的規定。此次修改刪除對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具體情形的表述,而是概括為“構成欺詐發行、重大資訊披露違法或者其他重大違法行為”。這一新的表述,一是較為寬泛的兜底了所有可能出現的重大違法情形,範圍較原來更廣;二是不再允許重大違法終止上市的例外情形出現,足見監管層對上市公司重大違法行為的零容忍和強硬態度。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記者表示,此次退市製度修改的進步主要在於賦予交易所一線監管功能和加強交易所直接決策主體責任,將來退市標準要由交易所來製定和執行。這一修改主要是為了適應註冊制改革的需要,未來IPO標準的製定和審核實質性權限要賦予交易所,退市標準的製定和退市程式的執行也要交易所承擔決策主體責任,加強交易所一線監管,同時賦予其更大的自主權。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每年年末,不少*ST上市公司往往會通過借殼上市或資產置換、新增盈利點、改善原有業務、獲取非經常性收益等方式爭取摘星脫帽,部分上市公司保殼過程中摻雜大量五花八門改善利潤的措施,如閒置資產甩賣、股權轉讓、會計調整粉飾業績、政府補助、賣地賣房、突擊性債務重組、突擊簽訂重大合同等,其中很多還涉及關聯交易。

 董登新認為,退市製度現在還有兩個環節需要進一步完善。一是上市公司扣非的淨利潤指標什麼時候開始使用。目前,非經常性損益容易被上市公司濫用,現在ST類上市公司中不少出現了連續4至6年扣非淨利潤為負數的情況。相對而言,扣非淨利潤指標是比較真實的反映上市公司財務狀況的指標,應當用其取代一般淨利潤指標。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會計事務所承擔連帶的終身問責。另一問題就是要明確不允許哪些垃圾股買殼借殼。(沈百川編)